首頁 | 書法簡史 | 書法欣賞 | 書法理論 | 篆刻欣賞 | 書法入門 | 書法教材 | 書法百科 | 書法字典
  首字母快速查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加載中,請稍等...
筆筒
bǐ tǒng


  筆不用時插放其內。材質較多,瓷、玉、竹、木、漆均見制作。或圓或方,也有呈植物形或他形的。
  筆筒是文房用具之一。為筒狀盛筆的器皿,多為直口,直壁,口底相若,造型相對簡單,沒有大的變化。筆筒產生的年代已不可考,三國吳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螟蛉有子》:“取桑蟲負之于木空中,或書簡筆筒中,七日而化”。其所說筆筒是否為今日筆筒,不得而知。從目前傳世品來看多為明代中晚期之物,墓葬出土之物,亦不見有宋元筆筒。明屠隆《文具雅編》:“湘竹為之,以紫檀烏木棱口鑲座為雅,余不入品”。明文震亨《長物志》:“筆筒,湘竹,栟櫚者佳”。故有筆筒為晚明之物一說,但查宋無名氏《致虛雜俎》:“羲之有巧石筆架,名‘扈’;獻之有斑竹筆筒,名‘裘鐘’皆世無其匹”。似乎筆筒的年代應起碼推至宋代。由于此系文化史范疇,故這里不加以論述。

  據文獻記載,三國時已有筆筒。吳國的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之《螟蛉有子》篇云:“取桑蟲負之於木空中,或書簡筆筒中,七日而化”。雖然文中沒有言明筆筒的材質,但從桑蟲放的地方,一為木空(木),二為書簡(竹、木)推論,筆筒也應是竹木之質。但是三國的筆筒與后世的筆筒是否一樣,漢代出土的竹筆筒或可窺得其形。如湖北江陵鳳凰山168號漢墓和山東臨沂金雀山周氏漢墓各出土一件竹筆筒。金雀山漢墓的竹筆筒兩端穿透,筒身鏤有八孔,筒身中間及兩端有三道皮箍,筆筒涂黑漆,出土時,筆筒里置有竹筆。筒身上的鏤孔是為了便于取筆。由此可知,漢代的筆筒是一個鏤孔的細竹管,筆完全置于其中,與后世圓筒狀插筆的筆筒有很大不同。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中提到的筆筒,可能也是這種形狀,細竹管狀的筆筒似乎更適合放桑蟲。宋無名氏所作《致虛雜俎》言:“王羲之有巧石筆架,名扈班;獻之有斑竹筆筒,名,裘鐘”。王獻之把玩斑竹筆筒被傳為文:人雅事,只是《致虛雜俎》為后世追記之作,記載東晉王獻之有斑竹筆筒存疑。
   記載筆筒較多的是明代的文獻;據《天水冰山錄》{己載,查抄明代一代權相嚴嵩(1480年至1567年)家產的清單上,列有牙廂(鑲)棕木筆筒、象牙牛角筆筒、哥窯碎磁筆筒等。

清初 黃楊木雕蒼松形筆筒


  文震亨《長物志》筆筒專條云:“(筆筒)湘竹、棕櫚者佳,毛竹以古銅鑲者為雅,紫檀、烏木、花梨亦間可用。”屠隆的《文房器具箋》筆筒條日:“(筆筒)湘竹為之,以紫檀、烏木棱口鑲坐為雅,余不入品。”文、屠二人皆為明代晚期的著名文人,對當時的文房器具多有記述。只是二人鐘情于竹木的雅潔,對其他質地的筆筒關注不夠。
   綜上所述,對筆筒的明確汜載始于明代,實物方面,我們現在看到的筆筒多為明清以后的制品,傳世的所謂宋代筆筒并不確切。故從實物和文獻兩方面看,筆筒應該出現于明代中晚期,并且很有可能始于竹筆筒,自此以后,成為中國置筆最主要的用具。

竹筆筒
  截取一段適宜的竹子,并且留節,就是一件初創的筆筒,迄今所見最早的一件筆筒是南京博物院藏朱松鄰制松鶴紋竹筆筒。朱松鄰為明正德嘉靖年間嘉定派竹刻的開山始祖。松鄰其子名纓,號小松;孫稚征,號三松。三世相傳,嘉定三朱,聲名遠揚。所制筆筒參用圓雕、透雕和高浮雕諸法,刀法深峻,立意古雅,題材紋樣也是以人物故事為多。上海博物館藏兩件明沈大生的竹筆筒,沈氏師承朱三松,以朱氏雕鏤法制筆筒,題材亦為人物故事。
瓷筆筒
  見有崇禎年制的,有直口和撇口兩種,器壁直筒形或略有束腰,口至底胎體漸厚,器口露胎或施醬釉,題材紋樣以人物故事為主。
木筆筒
  明萬歷年間的上海寶山朱守城夫婦合葬墓出有紫檀筆筒,上大下小,素面,口沿處有一周凸起的帶狀紋,附座,座下承三矮足。傳世的明代木筆筒見有筒身浮雕蟠螭、花卉、云龍等。木筆筒中較多見的是浮雕花卉筆筒,構圖或簡練有致,或豐滿厚重而不雜亂;刀法圓熟、流暢而古雅。
漆筆筒和象牙筆筒
  另外,明代還有漆筆筒和象牙筆筒傳世。興起于明代中晚期的筆筒在清代大行其道。各款筆筒強勁發展。瓷器、竹木、漆器、象牙、玉器、瑪瑙、紫砂、葫蘆筆筒,或變化完善,或粉墨登場,成為文人朝夕相處的良伴。

【出處】 
【參考】

 

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