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csvfo"><li id="csvfo"></li></cite>



    2. 加載中,請稍等...
       人物簡介 | 作品欣賞 | 相關文章 | 加入評論

      薛紹彭詩詞選


       
      白石潭
      輕舟系石依蒹葭,春后清江便是家。
      蓬底爨煙將稚子,共攜漁網曬晴沙。


      崇寧元年閏六月廿五日道祖再按鹽亭經光祿坂留題頓軒
      光祿坂高鹽亭東,潼江直下如彎弓。
      山長水遠快望眼,少陵過后名不空。
      當時江山意不在,草動怕賊悲途窮。
      客行益遠心益泰,即今何羨開元中。


      二花
      鮮鮮中園菊,粲粲籬東畔。
      的的秋水蓮,裊裊西風岸。
      迢迢白衣人,皓皓涉江腕。
      重陽尊酒親,霧夕容光爛。
      物生各有宜,不計年華晏。


      奉寄魯直學士
      瘴地經行促棹謳,周南太史幾年留。
      后來遙識猶青眼,別久懸知半白頭。
      宋玉又經巫峽去,謫仙初罷夜郎游。
      長江風水追難及,悵望春波一葉舟。


      漢高帝試劍石
      豐沛布衣吳芮客,回首咸秦坐凄惻。
      漫隨霸楚西道遷,未甘漢地山河窄。
      隨身三尺青龍子,曾斷當涂素靈死。
      手提巖上試秋水,大石迎風開披靡。
      東歸欲整堂堂陣,吳兒未足勞余刃。
      炎靈天啟定中原,大言成事人方信。
      君不見不侯飛將能射虎,誤中他山猶飲羽。


      和巨濟韻
      通泉字法出官奴,日日臨池恨不如。
      雙鯉可無輕素練,數行惟作硬黃書。
      鄉關何處三秦路,馬足經年萬里余。
      多謝玉華宮畔客,新詩未覺故人疏。


      和米芾李公炤家二王以前貼宜傾囊購取寄詩
      圣草神蹤手自持,心潛模范識前規。
      惜哉法書垂世久,妙貼堂堂或見遺。
      寶章大軸首尾俱,破古欺世完使離。
      當時鑒目獨子著,有如痼病工難醫。
      至今所收上卷五,流傳未免識者嗤。
      世間無論有晉魏,幾人解得真唐隋。
      文皇鑒定號得士,河南精識能窮微。
      即今未必無褚獠,寧馨動俗千金貲。
      古囊織襟可復得,白玉為躞黃金題。


      和米芾為梁唐不收慰問帖寄詩
      圣賢尺牘間,吊問相酬答。
      不筆或無意,興合自妍捷。
      名跡后人貴,品每分真雜。
      前世無大度,危亂相乘躡。
      白發如蓮帽,騧馬似瓜貼。
      觸事為不祥,兇語棄玉躞。
      料簡純吉書,乃有十七貼。
      當時博搜訪,所得固已狹。
      于此半千歲,歷世同灰劫。
      真圣掃忌諱,盡入淳化篋。
      巍巍覆載量,細事見廣業。
      唐人工臨寫,野馬成百疊。
      硬黃脫真跡,勾填本摹榻。
      今惟典刑在,后世皆可法。


      和米芾越竹紙詩
      書便瑩滑如碑版,古來精紙惟聞繭。
      杵成剡竹光凌亂,何用區區書素練。
      細分濃淡可評墨,副以溪巖難乏硯。
      世間此語誰復知,千里同風未相見。


      皇華
      橘樹松林綠徑長,竹籬縈繞當城隍。
      皇華何異投荒客,已過山川是夜郎。


      經行三首
      辯士祠邊半嶺松,不容凡木亂江風。
      筇枝拄到峰頭閣,天籟都歸十八公。、


      經行三首
      水石相迎擊目新,兩峰秀色引朱輪。
      使君自比蘭亭后,金字磨崖更幾人。


      經行三首
      月分圓影委金波,峰面無塵瑩不磨。
      應是飛仙梳洗處,碧臺青綬掛云蘿。


      論筆硯間物
      研滴須琉璃,鎮紙須金虎。
      格筆須白玉,研磨須墨古。
      越竹滑如苔,更須加萬杵。
      自封翰墨卿,一書當千戶。


      馬伏波事
      人生在衣食,但取飽與溫。
      下澤駕款段,曾不羨華軒。
      仕為郡掾吏,身自守丘園。
      鄉里稱善人,此外不足論。
      志大心自勞。福厚禍有根。
      提兵泊浪間,薏苡讒謗喧。
      飛鳶跕跕墮,臥視瘴水昏。
      永懷平生時,空愧少游音。


      秘閣觀書
      訪古求書二十年,二王真跡幾人傳。
      每尋同好得消息,聞韶忘味心拳拳。
      諸家真贗可屈指,緹巾入手分媸妍。
      道山東觀富奇古,世人想望如云天。
      此生塵俗分不到,九重有路來無緣。
      豈知司存預符璽,蕓臺高議開賓筵。
      翰林入坐中執法,未容凡吏陪諸仙。
      酒闌接武上秘閣,皇居紫禁凌非煙。
      晉康法書在寶櫝,傍架牙簽一一穿。
      紫衣黃門許一見,忽開復閉嚴關鍵。
      右軍盡善歷代寶,八法獨高東晉賢。
      宏文舊物印章在,開元小篆朱猶鮮。
      草行無窮少真楷,硬黃色凈昏麻箋。
      鳳翥龍翔余復直,煙霏霧結斷還連。
      溟漲筆力老轉劇,臨池尚嘆張學專。
      言奴得法號神俊,逼人體勢殊翩翩。
      自方家尊聘豪翰,骎骎欲過驊騮前。
      崇虛鵝群最真跡,萬里古色星日懸。
      筆乾墨淡不可搨,拙手添暈難磨湔。
      小璽肥書兩貞觀,每角一字居四邊。
      南朝妙鑒各題檢,懷充在后前僧權。
      爭妍取勢押縫尾,磐石臥虎推滿騫。
      瑯琊世譜今乃識,寶章十代何蟬聯。
      忠良賊孽無去取,茂宏處仲同一編。
      其間楷真特蕭散,南平秘法傳僧虔。
      卷杪題官記年月,方慶疏封在石泉。
      當時盛事今不泯,曾看崔序傳遺篇。
      想見舉朝推好尚,小鐘發論頭風痊。
      髹奩別貯古雜跡,歷代作者堪比肩。
      步懷陳人有晉法,伯英漢帖疑吳顛。
      誠懸送瓜特枯硬,歐取方險虞勁圓。
      虞文發愿乃使用,壯古遒麗功力全。
      世間此帖豈有二,孔廟破石人猶憐。
      阿武章草五字句,畫松分行如直弦。
      牝雞司晨足才致,蛾眉文墨爭蟬娟。
      青綾高標卷二十,淳化刻在諸帖先。
      仲尼夏禹謝太傅,山濤漢章東晉宣。
      體凡格陋漫收掇,一手臨寫煩雕鐫。
      二王妙跡半遺落,寶章虞柳俱見捐。
      無鹽刻畫廢西子,騏驥不御蹇著鞭。
      永熙圣學貴斯事,討論王著何備員。
      百年文物盛于昔,繼文真主方御乾。
      巖廊道業仰夔禹,太平黼藻宗云淵。
      寶書傳世久未輯,明時盛事猶缺然。
      誰能借辯達聰聽,愿求精識重評詮。
      收遺去陋再刊勒,鳩工不費數萬錢。
      嗟哉百卷頃刻過,安得放意徐窮研。
      歸來欲說急記取,瀛洲回首情悁悁。
      心存默想尚可記,以指畫被夜不眠。
      休論頑仙與才鬼,但得曲掌甘終焉。


      清閟閣
      虛堂幽幽竹森森,直節常便靜者心。
      秋檻風高聲戛玉,夜庭月白影篩金。
      檀欒相對復何有,掛壁丹青古名手。
      飛泉激石涌崖間,更愛霜鴻下葦灘。
      錦題玉軸照清閟,夐無一點塵埃氣。
      百尋砌下日相親,千畝渭川空自翠。


      詩一首
      晉大司馬至洛陽,威略已著推砍羌。
      聲馳江龍傳國光,右軍筆陣爭堂堂。
      妙用作意驅后铓,驚鴻乍起游龍翔。
      仁祖無奕烏衣郎,排名篇末流遺芳。
      開元散落王涯藏,聯翩飛動茂密行。
      料簡鑒賞盛有唐,傳授視此真印章。


      詩一首
      東晉風流勝事多,一時人物盡消磨。
      不因醉本蘭亭在,后世誰知舊永和。


      荼醾
      野白荼醾夾路長,迎風不斷挹濃芳。
      鳳池荀令曾來否,幾許薰爐敵此香。


      云頂山
      山壓眾峰首,寺占紫云頂。
      西游金泉來,登山緩歸軫。
      昨暮下三峽,出谷已延頸。
      山名高劍外,回首陋前嶺。
      躋攀困難到,賴此晝亦永。
      巍巍石城出,步步松徑引。
      青霄屋萬楹,下俯二川境。
      玉壘連金雁,西軒列阡畛。
      青城與岷峨,天際暮云隱。
      少城白煙里,水墨澹微影。
      江流一練帶,不復辨漁庭。
      東慚梓隘闕,右喜錦川迥。
      磐陀石不轉,枯卉弄芒潁。
      四更月未出,蕙帳天風緊。
      客行弊帤垢,到此凡慮屏。
      暫時方外游,聊愜素心靜。
      明朝武江路,拘窘逐炎景。

      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