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csvfo"><li id="csvfo"></li></cite>



    2. 加載中,請稍等...

       先秦書法概況 | 代表作品人物 | 相關文章

      虢季子白盤


      西周晚期 《虢季子白盤》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虢季子白盤》西周宣王(前827~前782)時鑄,盤長137.2厘米,高39.5厘米,寬86.2厘米,重240.5公斤。盤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為圓角長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兩只銜環獸首耳,口沿飾一圈竊曲紋,下為波帶紋。盤內底部有銘文八行111字,講述西周宣王時,虢國的子白奉命出戰,榮立戰功,周王為其設宴慶功,并賜弓馬之物,虢季子白因而作盤以為紀念。據傳,此盤清道光年間出土于陜西寶雞虢川司,為西周著名重器。經過輾轉流傳,解放后由中國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

        《虢季子白盤》器形宏大,紋飾精致,銘文很長,有很高的文學價值,也是研究西周晚期政治、軍事的重要史料。銘文書法的藝術性十分突出。銘文字形較大,結構嚴謹,筆畫圓潤遒麗,布局和諧,體勢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優美瀟灑的韻致,已開《石鼓文》、《秦公簋》的先路,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書法藝術之精品。

      《虢季子白盤》銘文拓片(吳湖帆題拓——2013北京傳是拍賣十周年秋季拍賣會“數風流人物”—近現代文化名人墨跡專場)

      銘文:隹(惟)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作)寶盤。不顯子白,庸武于戎工,經維四方。博伐玁狁,于洛之陽,折首五百,執訊五十,是以先行。桓桓子白,獻(馘)于王。王孔加子白義,王各周廟,宣榭受卿(郷)。王曰:白父,孔顯又光。王賜乘馬,是用左王,賜用弓,彤矢其央,賜用戉,用政蠻方。子子孫孫,萬年無疆。

      本版圖文由可嘉提供 選自《中國美術全集》

      【附錄一】: 《劉銘傳家族誓死守護虢季子白盤》(來源:《文史參考》)
      盤稱國寶 亭護家珍——劉銘傳家族誓死守護虢季子白盤
      ◆佳音

        早在抗戰前,就曾有美國人托人找劉銘傳的曾孫劉肅曾,說愿出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錢購買虢盤,答應事成后幫劉氏全家遷居美國。日本人也揚言愿把浴缸大小的虢季子白盤填滿黃金,能裝多少就出價多少。如今,它是中國國家博物館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國家文物局所頒發的“64件不準出境文物”名單之中。愛國將領劉銘傳及其后人,付出巨大代價保護的這件珍貴文物,將不會離開中國的土地半步。

        1864年5月的一天夜晚,常州太平軍護王府邸,剛剛攻陷這里的淮軍將領劉銘傳正在燈下讀書,寂靜的夜里,時斷時續的金屬撞擊聲從拴滿戰馬的院子里傳來。劉銘傳好奇地提燈查看,原來是戰馬吃草時籠頭鐵環與馬槽碰撞的聲響,劉銘傳試圖搬動一下馬槽,竟紋絲不動,他把燈湊近了,驚奇地發現馬槽四周布滿密密麻麻的花樣紋飾。

        當時的劉銘傳沒有想到,這個裝滿飼料、布滿污垢的巨大器皿,來自遙遠的西周時代,距今已有2800多年,他更沒有想到,這個“馬槽”和自己的家族,自此結下近一個世紀的不解之緣。后世的學者經過考證,為這件重若磐石的巨大器皿定名為虢季子白盤,它與散氏盤、毛公鼎并稱西周三大青銅器,稱得上是一件國寶級重器。

        西周青銅最高水平

        虢季子白盤鑄造于公元前816年,是西周晚期一件具有記功、記事性質的祭祀禮器,長137厘米,寬86厘米,高約39厘米,總重量達215公斤,是迄今為止所見最大的商周青銅盤。設計者將這么大的器型巧妙地設計為圓角的長方形,四足為曲尺矩形,隱縮在盤底,呈現出口大底小的感覺,很像一個大浴缸。器物的四壁各有兩只銜環獸首耳,盤壁周身刻有波帶紋飾。

        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李先登說,這件虢季子白盤形體非常巨大,中國古代青銅器鑄造的特點是用范鑄法,就是用陶范把它組合起來,然后用青銅溶液澆鑄而成的。要鑄造這么大的青銅盤,就需要很多塊內范和外范,而且它有精美的花紋,還有111個字的銘文,在當時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它代表了我們國家西周時期,尤其是西周晚期青銅鑄造所達到的高度水平。

        與其他國家的青銅器不同,中國的青銅器常刻有銘文,相對形制和花紋等元素,銘文更是評判一件青銅器價值的重要因素。中國文人學者都很重視青銅器銘文的研究,歷代青銅著錄都以銘文著錄為重點。

        虢季子白盤內底有銘文111字,大致講述周宣王十二年(前816年),虢季子白受命于宣王,率兵在洛河北岸同匈奴的先祖獫狁作戰,斬敵首級五百,俘虜五十。周王非常贊賞子白的神勇無敵,為表彰他的功績,舉行了隆重的慶功儀式,并賞賜了馬匹、斧鉞、彤弓、彤矢,予以嘉勉。虢季子白獲此殊榮,特鑄造此銅盤以示紀念。

        111字銘文分為八行,以四句一行為主,文辭優雅,行文押韻,書寫時一氣呵成,章法自然,突破了原先呆板的格局,打破了一字一格、字字等距的形式,字體端莊,是優秀的金文書法作品。

        這些銘文對研究西周晚期周王室與北方少數民族關系史,以及西北地理沿革變化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價值。西周初年,武王、成王時曾分封同姓和異姓諸侯國,歷史上稱為“封邦建國”。當時分封的諸侯國很多,周文王之弟虢仲、虢叔被封至東、西二虢。

        歷史學家、古文字學家李學勤考證:“虢季是西虢始封者虢叔的分支。虢叔曾是周武王的老師,一支封為諸侯,在現今的寶雞,另一支就是虢季,世代在朝為官。虢季子白能擁有如此巨大的青銅盤,不僅說明其身份顯赫,也告訴我們虢季家族十分興旺,在西周王朝很有實力。”這件記錄赫赫戰功的虢季子白盤正是出土于今陜西境內,陜西也是西周的王畿之地,虢季子白盤的發現,源自一個偶然。

        為寶盤與翁同龢交惡

        清道光年間,常州人徐燮鈞任陜西郡縣令兼理寶雞縣篆,一次在寶雞縣的一戶農家偶然發現了一個很不尋常的喂馬食槽,遂以100兩銀子購得。后來徐燮鈞卸任時,將這件奇怪的“馬槽”帶回老家常州鳴坷巷“天佑堂”,并開始對盤上的銘文古篆征求釋文。

        這些排列極具美感的銘文被翻譯后,證明這件寶物來頭不小,徐燮鈞在鄉里名震一時。1860年四月,太平軍進軍常州,徐氏的“天佑堂”在戰火中被毀,該盤被太平軍將領護王陳坤書得到,收藏在護王府內,清軍士兵不識貨,竟也拿它作馬槽,陰差陽錯被劉銘傳發現了。

        雖然不懂得盤上面的銘文內容,但劉銘傳還是立刻判定這是一件寶物,命人秘密押運送回合肥老家肥西劉老圩(現屬肥西縣南分路鄉)。

        1871年,劉銘傳憤于清政府昏聵不公,托病辭職閑居家中,就請安徽霍山縣一位叫黃從默的老儒生考證該盤。黃老先生辨認出該盤的來歷,告知劉銘傳。劉銘傳欣喜若狂,專門修了一所亭子放置此物,并命名亭子為“盤亭”,作《盤亭小記》記載了建造盤亭的經歷、盤子的形狀和銘文的內容,親筆寫下“盤稱國寶,亭護家珍”的對聯。

        當時寶盤銘文拓片印出,每紙高達五兩銀子,震動學術界和權貴階層,其中一個人對這個盤子特別上心,這個人就是光緒的老師翁同龢,他還專門托人到劉老圩說,愿意出重金購買寶盤。

        翁同龢一生喜愛金石文物和書畫作品,他幾次向劉銘傳索要虢季子白盤,都未能如愿,最后竟然在慈禧太后面前告了一狀,希望以此施加壓力,但劉銘傳還是沒有同意。他上訴李鴻章力陳此事,李上奏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權衡利害后,以劉銘傳有戰功,下旨御賜此寶,從此無人敢覬覷。

        1885年,臺灣撤府建省,劉銘傳赴首任臺灣巡撫,虢盤被留在合肥老宅“盤亭”,未隨往臺灣。10年以后,劉銘傳從臺灣返回家鄉,中日爆發甲午戰爭,滿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臺灣島被割讓給日本。1896年1月12日,得知這個消息后60歲的劉銘傳憂憤去世,去世時叮囑家人要保護這個寶盤,作為傳世之寶。

        劉氏后人坎坷護寶路

        愛寶如命的劉銘傳撒手西去,并不代表虢季子白盤從此失去了依靠,劉家子孫們遵從先祖的遺訓,把保護寶盤作為最重要的家訓,即使遭受人身危險亦不動容。

        1933年至1936年,軍閥劉鎮華擔任安徽省主席期間,一直想把虢季子白盤據為己有,但軟硬兼施都沒有用。幾次釘子碰下來,劉鎮華惱羞成怒,親自帶著爪牙到劉家搜,對劉家人大打出手,最終對方沒有松口,寶貝也沒有找到。1937年,“盧溝橋事變”,日軍侵占華北后長驅直入,占領了我國長江沿線,合肥危在旦夕。劉鎮華被免去省長之職,再也顧不得索要國寶,夾帶著金銀細軟逃命了。

        早在抗戰前,就曾有美國人托人找劉銘傳的曾孫劉肅曾,說愿出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錢購買虢盤,答應事成后幫劉氏全家遷居美國。日本人也揚言愿把浴缸大小的虢季子白盤填滿黃金,能裝多少就出價多少。但這些都沒有打動劉肅曾。

        抗戰爆發后,合肥淪陷,日寇的據點離劉肅曾家只有3公里,劉家怕寶盤落入敵手,經商議后在宅外挖了一個3米深的大坑,將虢盤深埋地下,又移植來一棵小槐樹,用雜草做偽裝,完成這一切后舉家遷往外地,垂涎寶盤的日軍多次搜索劉家院宅,也沒找到。

        八年抗戰勝利后,日軍再無法覬覦這件傳說中的國寶,劉家人返回老家。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即將走上更艱難的護寶路。國民黨第十一集團軍司令、新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也打起了寶盤的主意,他派人把劉肅曾請到省政府,說只要交出虢盤,便是國家的功臣,可以在安徽境內任選一縣作縣長。劉肅曾便推托說全家出逃時,寶盤已被人盜走。李品仙假意相信,放走劉肅曾,但劉肅曾前腳剛進家門,李品仙就派一個營的人馬開進劉家,他們打著保護國寶的名義在劉家駐扎下來。

        數日后的一個清晨,劉肅曾被幾個軍人拖出被窩,說他偷了長官裝有金條等貴重物品的箱子,并用槍威逼劉肅曾寫下用虢盤抵債的欠條。劉肅曾就將計就計,以出去籌款為由逃出家門,躲避外鄉。

        為了方便尋寶,李品仙讓自己的親信國民黨合肥縣縣長隆武功,將縣政府搬到了劉家大院,氣急敗壞地把劉家所有房屋的地板全部撬開,掘地三尺,一無所獲,只好敗興而去。

        砍樹挖寶贈國家

        在劉家四代人的保護下,虢季子白盤渡過重重險關。1949年,新中國成立,政務院給皖北行署發電報,指示查明虢盤下落。皖北行署當即派人專程到劉老圩向劉肅曾全家傳達政府保護文物的政策。

        負責這項任務的吳桂長老人回憶,他曾接受上級指示查詢國寶下落。后來在當地政府配合下,接近劉肅曾一家,此后多次登門探訪。劉肅曾兒子劉學亞說,父親之所以勞煩吳桂長“三顧茅廬”,實在是因為國寶太重要了,一家人為護寶付出巨大代價,不敢輕易托人。直到中央要求尋查國寶的電報到了,劉肅曾與家人商量,才決定捐獻國寶。

        1950年1月19日,劉肅曾帶領家人把十幾年前移植的樹木砍掉,挖開3米的土層,虢盤重見天日。就在虢盤擬送北京時,意外卻發生了:一個小偷溜進劉家,手持鋼鋸準備鋸下8只獸首銜環帶走,聲音驚動了守衛在附近的戰士,當即將他抓獲。事發后,當地人民政府提出必須迅速將虢盤運送北京,并請劉肅曾同行。

        1950年2月,劉銘傳第四代后人劉肅曾帶著國寶來到北京,受到董必武、郭沫若、沈雁冰等人的接見,董必武為此盤題詞:“國寶歸國,可慶可賀”。郭沫若寫詩:“虢盤獻公家,歸諸天下有。獨樂易眾樂,寶傳永不朽。省卻常操心,為之幾折首。卓卓劉君名,傳誦婦孺口。可賀孰逾此,壽君一杯酒。”

        為表彰劉肅曾的獻寶行為,文化部給劉肅曾頒發了“褒獎狀”,并決定在北京給劉肅曾安排工作,但是劉肅曾考慮再三,還是決定留在安徽。1977年,77歲的劉肅曾去世,國寶沒有流出境外,他可以安然地去告慰他的祖先了。

        虢季子白盤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后成為中國歷史博物館鎮館之寶,如今,它是中國國家博物館中的一件重要展品,位列國家文物局所頒發的“64件不準出境文物”名單之中。愛國將領劉銘傳及其后人,付出巨大代價保護的這件珍貴文物,將不會離開中國的土地半步。

        摘自《文史參考》2012年第14期

      【附錄二】:銘文的臨習要點

        虢季子白盤銘文書法的藝術性十分突出,是先秦書法代表作。銘文字形較大,結構嚴謹,筆畫圓潤遒麗,布局和諧,體勢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優美瀟灑的韻致,已開《石鼓文》、《秦公簋》的先路,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書法藝術之精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與字形處理方式顯然有別于其他西周銘文,卻與東周后期戰國吳楚文存在著某種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單獨性。線條講究清麗流暢的感覺,而字形卻注重疏密避讓的追求,有些錢條刻意拉長,造成動蕩的空間效果。造型的精練與細密,也使我們驚訝于西周金文中這樣清麗秀逸的格調。 為了充分體現《虢季子白盤》的這種藝術格調,創造者們還特意對文字排列進行了“處理”。于是,在整篇珠璣璀璨的大效果中,我們又看到每一文字獨立美的凸現:一個字,就是一個世界、一個粲然的宇宙。千變萬化的姿態被蘊育在每個字的造型中,使他們如行山陰道中,目不瑕接。

        銘文給人的整體感覺應歸於清麗一路,韻味風神流蕩。但細觀文字,其 線條卻是極富變化。部分字的字口稍有漫漶滲蝕,使筆畫產生了類似刻畫的情趣。該盤的結字亦有奇趣,如“廟”等字,或欹側,或譎詭 ,其中的變化之多令人嘆為觀止。該銘文的另一主要特點體現在分行布白上,字距、行距空闊,顯得特別從容不迫,優悠閑適。其書法用 筆謹飭,圓轉周到,一筆不茍,甚有情致。體視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優美瀟灑的韻致,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書法藝術精品,同時也 是先秦書法代表作,這派圓轉書風對后世影響深遠,開秦系文字之先河。

        虢季子白盤是西周金文中的絕品,其銘文線條清麗挺勁且流暢,有些線條刻意拉長造成動蕩的空間效果。字形結構簡煉細密并有疏密避讓的感覺。章法疏朗清雅,既有每個字的獨立性又有呼應顧盼之勢。臨習虢季子白盤注意要藏鋒落筆自然收筆,中鋒澀筆緩行,線條犀利挺勁,結字較長,章法疏朗。

      清代 吳昌碩 節臨《虢季子白盤》 121.6×39.2cm 己酉(1909年)作 (中國嘉德2004秋季拍賣會中國近現代書畫 )

      清代 吳昌碩 節臨《虢季子白盤》 140×34.5cm (紐約蘇富比2014年9月拍賣會中國古代書畫專場)

      近代 王福庵 節臨《虢季子白盤》134×65cm 1948年作(西泠拍賣2005年首屆大型拍賣會中國書畫近現代名家作品專場)

      近代 童大年 節臨《虢季子白盤》132×65cm (北京都市聯盟國際拍賣2012年秋季拍賣會中國近現代書畫專場專場)

      伦理电影